【战术板】一文读懂“三中卫”的前世今生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7-10 09:46

【战术板】一文读懂“三中卫”的前世今生

2018-07-10 08:05来源:体坛周报mp世界杯/后卫

原标题:【战术板】一文读懂“三中卫”的前世今生

本届世界杯,G组贡献了最多进球和“最欢乐”的比赛,英格兰、比利时两强的后防体系成为一大亮点。习惯了442阵型的英国人开始以三后卫为基础带动进攻,一个西班牙人用三后卫解决了困扰“欧洲红魔”多年的优秀边卫难产问题。小组赛阶段,尝试过三后卫或变种三后卫的不止英、比两家;淘汰赛阶段,英格兰比利时坚持了三后卫的体系并最终跻身四强。毫无疑问,这种战术智慧依然是世界主流,有着深厚的历史刻度。

本届世界杯,英格兰代表队的“快乐足球”深入人心,唱着《天佑女王》的“三狮”国脚不仅在泳池、篮球场和健身房里玩得很嗨,比赛中也搞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新花样,比如三后卫。

无独有偶,与英格兰同在G组的另一欧洲强队比利时,也在俄罗斯赛场靠着三后卫战术体系取得三连胜,并成为小组赛进球最多球队。6年前的欧洲杯,曾经引领潮流的三后卫体系重见天日,随后几届大赛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采用,颇有种“枯木逢春”的感觉。

本届世界杯比利时和英格兰如果能走得更远、甚至会师终点,这套战术的价值,必然又会达到一种全新高度,引发新一轮的革命热潮。

严格意义上来说,经典的三后卫体系,分为“352”和“532”两种阵型,也就是“三后卫”和“五后卫”的细微区别。然而究其本质,无论是352里的边中场(现在流行叫“翼卫”),还是532里的边后卫,都有着差不多的战术价值和作用,他们在体系中需要承担的职责,都是非常重要。

孔帕尼世界杯前受伤,让比利时主帅罗伯托·马丁内斯心急火燎;但静下心后,西班牙人还是用变阵找到了解决办法。小组赛前两场对弱旅巴拿马和突尼斯,也正是试验新法的好机会。

两场比赛比利时后场布阵如出一辙:阿尔德韦雷尔德、博亚塔和费尔通亨在库尔图瓦身前一字排开,右翼卫由默尼耶出任,左侧翼卫则交给了中超大连一方“大腿”卡拉斯科。两个90分钟比利时充分激活了边路进攻,打进8球大开杀戒。末战英格兰,已经出线的“欧洲红魔”进行了大面积轮换,不过主体框架仍旧是三后卫,而且居中的博亚塔继续首发。

比利时“黄金一代”已成军多年,但阵中一直缺少优秀边卫,尤其是左后卫——可出任这个位置的费尔马伦,一方面只能算是兼职,另一方面个人状态受伤病影响每况愈下。如此情形,如果继续恪守四后卫阵型,那么在世界主流战术越来越注重边卫进攻能力的大环境下,前场阵容强大的“红魔”很容易陷入进退失据的尴尬境地。

本届世界杯比利时大名单征召的后防球员里,不再有之前小卢卡库那样的典型边卫,除了默尼耶之外,其他人选都是擅长踢中卫的角色——某种程度上这也是马丁内斯笃定三后卫的信号。传统352或532阵型中,两侧翼卫在进攻中的投入不尽相同,这点也体现在了目前这支比利时队身上。右侧的默尼耶,进攻能力逊色于左路前场出身的卡拉斯科,因此比利时在进攻中始终主打卡拉斯科以及队长阿扎尔这一侧,右路更多负责保护,确保由攻转守时阵型平衡,随时切换成四后卫标准阵型。

本职右后卫的默尼耶,总能在防守过程中迅速退回自己最熟悉的位置,而三中卫里靠左的热刺悍将费尔通亨,也能在球队退守变阵时站住左闸位置。这是三中卫阵型非常灵活的地方,进攻时主守一侧的翼卫,在防守时自动承担边后卫职责;而主攻一侧的边中卫,往往由能够同时胜任边后卫和中卫的全能球员担任。

与比利时类似,索思盖特掌控的英格兰352阵型,同样带有十分明显的“左倾”痕迹。左翼卫阿什利·扬更加擅长进攻,右侧的特里皮尔则是在俱乐部更多出任右后卫,有着出色的助攻意识和传中脚法。所以应对反击的必要时刻,在俱乐部踢双中卫战术的马圭尔会去弥补左后卫空当,完成防守区域覆盖。

对突尼斯的小组赛首轮,英格兰的三中卫阵型解放出了一个中场位置,“三狮军团”得以在中场争夺(突尼斯是433阵型)中取得人数优势。索思盖特的弟子们虽然是最后绝杀险胜,但比赛中他们完全掌控了局面,频繁切断突尼斯人通过中场的尝试,整体运转非常出色。

作为四后卫阵型最坚定的拥趸,英格兰足球最近这些年开始逐渐接受和尝试三中卫踢法,孔蒂靠着这套阵型拿下英超冠军,穆里尼奥和曼联也做出过趋向性变阵。如今在索思盖特倡导下,三后卫战术正式进入了国家队,并很好地展现出了这支年轻队伍的拼劲和活力。无论本届世界杯成绩如何,这样的英格兰,是人们希望看到的。

算上操持五后卫“锁链阵”的哥斯达黎加,本届世界杯有三支球队属于常用三后卫阵型,另外还有两支球队在赛事过程中完成了变阵三后卫,而且都出自D组。

在德国主帅罗尔的指挥下,首战告负的尼日利亚,后两场孤注一掷换成了352阵型。如果说比利时和英格兰的三中卫阵型是带有明显的“左倾”痕迹,那么尼日利亚的三中卫,则是充满了“右倾”色彩。左后卫伊杜武次战冰岛被安排在了左翼卫位置,与他遥相呼应的是在切尔西踢了两年右翼卫的摩西。

这个变阵收到的效果,就是挤压了冰岛人的出球空间,并以最大覆盖面投入进攻。凭借前锋穆萨的梅开二度,“非洲雄鹰”一度将出线主动权拿到手中。

可惜小组赛末轮,沿用三后卫的尼日利亚没有交上好运,他们临时变阵的弱点也被对手充分利用。上半场阿根廷的进球、梅西直塞伊瓜因的单刀和迪马里亚的长驱直入,都是三后卫体系不完善、肋部防守软弱所致。而非洲人惨遭绝杀、痛失出线资格,同样是因为右侧大面积放空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力压尼日利亚出线的阿根廷,也在本届世界杯小组赛阶段完成过一次不成功的三后卫变阵。次轮对克罗地亚,主帅桑保利排出了一个看上去是433、其实是343的阵型。他让梅尔卡多、奥塔门迪和塔利亚菲科出任三中卫,将萨尔维奥前提到右翼卫位置,试图以此加强球队攻击力。然而由于队内矮个子球员太多,力量对抗上无法与克罗地亚人抗衡,那场比赛阿根廷两侧翼卫始终无法进入对方腹地,给予对手足够的压力和侵袭。

原本司职左后卫的塔利亚菲科,由于身高只有1米69、缺乏对抗能力,充当左中卫落位防守时非常吃亏。而在巴萨时不断回到两个中卫之间、或者直接担任中卫的后腰马斯切拉诺,由于年事已高、活力大幅衰退,不再具备独当一面、串联攻防的能力。变成“老马哥”的“小马哥”失误率居高不下,阿根廷再摆三后卫阵型,无疑于引鸩止渴。

之前说过的哥斯达黎加,从上届世界杯开始就使用着灵活的、充满防守针对性的五后卫战术,并因此创造了“8强奇迹”。4年前,平托的布阵是杜瓦尔特、詹卡尔洛·冈萨雷斯和乌马尼亚出任三中卫,甘沃亚居右,J.迪亚斯居左。

本届赛事,卡尔沃和阿科斯塔取代了年老色衰、无缘大名单的迪亚斯和乌马尼亚,实际效果也不算糟糕。首战塞尔维亚,中美球队输给了一个直接任意球;次战巴西,纳瓦斯和他身前的战友们顽强守到伤停补时才被破门。

对于哥斯达黎加这样主打防守的球队来说,居中三名后卫的职责简单明了:协同稳守,互相保护。这一方面需要有严格的战术纪律和默契配合,另一方面还要求后卫具备非凡的死缠烂打、甚至合理犯规能力。某种程度上,这样的足球是消极的,但对实力有限、进球能力低下的球队来说,加一个中卫,至少可以让他们在世界杯这样的舞台减少丢球。只对比小组赛前两轮,哥斯达黎加丢3球,他们的中美兄弟、使用四后卫阵型的巴拿马则是丢了9球。

本届世界杯开始前,东道主俄罗斯长期使用3511(541)阵型;为了在小组赛争取进球和出线分数,切尔切索夫教练变阵4后卫并收获成效。而进入淘汰赛,俄罗斯面对强敌西班牙重新使用532锁链阵,结果得偿所愿。战术千变,不离其宗。

如果英格兰或比利时能笑到最后,世界杯冠军大家庭将迎来第4支“三后卫战队”。之前三家是1986年的阿根廷、1990年的联邦德国和2002年的巴西,他们当年都是靠着352阵型拿下大力神杯,是的,与目前英格兰队的阵型差不多。

世界杯历史上第一支杀进决赛的三后卫球队,是1954年的“无敌战队”匈牙利,当时塞贝什教练的334阵型有着无比强悍的攻击力。

不过“伯尔尼奇迹”过后,三后卫不再是战术主流,直到上世纪80年代,阿根廷主帅比拉尔多才重新将其发扬光大。

1986年世界杯,阿根廷队小组赛阶段使用的是四后卫阵型;但进入1/4决赛,比拉尔多决定撤下奥斯卡·加雷变阵三后卫,并取得了不错效果。“大鼻子”当时将布朗、库丘福和鲁杰里三人安排在门将蓬皮多身前,让助攻能力极强的左后卫奥拉蒂科切亚位置前提。

那场对英格兰的经典大战,阿根廷依靠中场人数优势和技术优势完全掌控了比赛,马拉多纳的“上帝之手”和“单骑闯关”成为了取胜之匙,而三中卫以及巴蒂斯塔、朱斯蒂这对双后腰,更是击败强敌的有力保障。

击败英格兰后,阿根廷将这套首发阵容和三后卫战术沿用到了赛事结束,并以此拿下大力神金杯。有趣的是,那届世界杯上阿根廷的决赛对手联邦德国,同样是采用了三中卫阵型。那场荡气回肠的决赛,在马拉多纳的震慑下,西德队两名边卫——布雷默和贝特霍尔德都没有太多机会压上参与进攻,他们的352阵型被活生生耗成了532。

四年后,阿根廷和西德再次于世界杯决赛相遇,前者继续保持三后卫布阵(3142),后者也沿用了352和532交替的套路。最终德国人依靠布雷默的点球完成复仇,而作为世界足坛赫赫有名的传奇左后卫,布雷默在这个体系中扮演的是不可或缺的角色。

相比于墨西哥世界杯上阿根廷人的临时变阵,德国人的这套三中卫打法,是苦心钻研多年的结果——马特乌斯的适时爆发,也让整个战术体系熠熠生辉。当时“三后卫”确实是世界潮流,除了西德和阿根廷,意大利与英格兰这两支1990世界杯四强球队也是采用大同小异的三后卫踢法。而放眼那届赛事的16强,巴西、西班牙、南斯拉夫、罗马尼亚、哥斯达黎加等队都在各个阶段使用过风格各异的三后卫战术。

此后整个90年代,世界杯赛场使用三后卫的球队比比皆是。1994年的罗马尼亚在小组赛头两场采用了这个阵型,首战3比1漂亮地击败哥伦比亚后,约尔达内斯库的球队次战惨败给瑞士,并因此调整了阵型、回归四后卫。那届世界杯上淘汰德国、获得第4名的保加利亚,也曾经在90年代某一段时期采用过以伊万诺夫为防守核心的三后卫体系。

1998年法国世界杯,摘下铜牌的克罗地亚成为最大黑马,时任主帅布拉泽维奇同样为球队制订了一套成功的三后卫方案。当时克罗地亚是斯蒂马奇(或者索尔多)出任清道夫,身前是比利奇和西米奇,进攻能力极为出众的贾尔尼出任球队左翼卫(1/4决赛对德国轰开胜利之门)。他们与达沃·苏克尔、博班、斯坦奇尼这些进攻球员一样,充当着球队完美运转、不断前进的关键因素。

2002年的巴西,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支以三中卫赢得世界杯的球队,当时拥有“华丽3R”的“桑巴军团”也堪称世界杯历史上的经典战队。

时任主帅斯科拉里为充分释放球队进攻才华,将“双卡飞翼”都提到了中线附近的位置。和大部分使用352阵型的球队一样,卡洛斯和卡福也有明确的攻守职责划分:左侧的皇马重炮手具备更强的进攻能力和冲击力,承担更多纵向冲击任务;右侧的巴西队长更加稳健,防守技术过硬,他的任务是让右路运转更加平衡。

与此同时,斯科拉里把传球水准较高的埃德米尔森放在了三中卫的中心位置,以确保进攻从后场发起,保证成功率和运转速度。有了三后卫体系做支撑,擅长前插抢断和带球突进的卢西奥可无后顾之忧,踢双中卫时经常犯错、冒失的罗克·儒尼奥尔,也有了更多帮手。就像1986年阿根廷的布朗、库丘福、鲁杰里一样,这三名并非世界顶级的巴西后卫,成为了罗纳尔多、里瓦尔多、罗纳尔迪尼奥等前场巨星尽情施展才华的保障。

如果说1986、1990两届世界杯决赛是三后卫与五后卫的对抗,那么2002年6月30日在日本横滨那场对决,则是名副其实的“三后卫VS三后卫”。巴西队排出后防三杰无需赘述,他们的对手德国队也使用了3412阵型,卡恩身前是梅策尔德、拉梅洛和托马斯·林克一字排开。那届赛事沃勒尔指挥的德国队从小组赛开始使用3后卫,对喀麦隆拉梅洛吃到红牌后被迫变阵,但踢进决赛又恢复到了熟悉阵型。

原因?淘汰赛前三场德国人都是1比0赢球,承受着舆论压力的沃勒尔想在决赛中搏一下,结果……

文|周浩

编辑|关伟平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